成就不一樣的未來 : 英美海外高中故事

IB 傳統教育體制 下的你在國際間的立足點

我是一名學生正在進行IB DP(文憑課程)第一年(2019-2020)的學生。IB(國際文憑課程)被稱為最具挑戰性的高中課程;來自IB的學生不僅學習知識,並且還學習有益於終生的技能。我經歷的教育一直不斷地在改變中突破成長,我做了兩年的IB MYP(中學課程),然後轉到了提供傳統教育的台灣的會考學校。在經歷過IB MYP與傳統教育之後,16歲的我決定出國留學並選讀IB DP。

論 IB國際文憑 與 台灣傳統教育

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IB MYP

IB MYP宗旨在培養學生成為探險家。我們被教導使用這些知識完成報告並深入研究主題。例如,我在「個人與社會」學科的報告中選擇針對「印度人口增長和農業生產力」進行研究。正當我們在做關於人口和農業的章節時,我得到一個機會可以針對我的主題研究探討更有深度的知識。我不僅了解教科書中的課文,而且還將知識發展到了它對世界如何以及為何具有重要意義的水平,以及最佳的呈現方式。透過IB MYP計劃,我學會了將知識用於現實生活和學術語言的使用。該文憑旨在讓學生處於思想家和產出者的角色,而不僅僅是接受知識的被動者。

IB DP

在DP的這一年,我運用批判性思維協助我完成研究並支持我的理論分析。這聽起來很容易,找到證據來支持你的陳述。但是當你真正開始做的時候,它就完全不同了。例如,我的Extended Essay是我在DP第一年遇到的最大挑戰。我做了一篇關於經濟學的Extended Essay。到目前為止,我已經遞交了初稿和第二稿。撰寫論文的過程中十分艱難,我至少重寫了我的第二稿三次。學生經常遇到的問題,也發生在我身上:當獲得足夠的知識時,卻無法將這些碎片拼湊成4000字。然而這也是極度具有挑戰性的。老師在回饋上對於我的EE多數是不夠清晰,或沒有足夠的證據支持我的分析。通過多次修正我的論文,現在的我學到了分析數據集並將其與我所描述的市場情況相結合的技能。在IB DP中,我為我在截止日期前完成的工作感到自豪,同時也感謝DP給我帶來的壓力。綜合以上所說,我面對的挑戰建立了我的積極性格和學術技巧,如寫作和分析。

IB MYP and DP

MYP跟DP的差別在於對學術能力的要求更高使得學程相對困難,就讀DP的學生將會學習如何運用學術語言傳遞自己的想法。相較MYP的十門科目,DP的學生只需要選擇六門科目,並且把學習精力著重在這學生更有興趣的六科的深度知識上,在IB 中學生被要求訓練成具有批判性思想的人,而對於DP而言,其學術中要求的水準更已接近大學的水平。

總體而言,IB鼓勵我成為一個自信且具有國際思維的人。我對自己在實際工作中的能力充滿信心,同時也對面對自己的弱點不畏懼。我經常反思自己做錯了什麼,並在失敗時克服了低落的情緒。我充分地展現我的國際思維當我認識到自己是全球社會的一員。我不僅對世界分擔了責任,思想也變得更加國際化。

 

台灣傳統教育

憶起我仍在台灣傳統中小學的日子,與我在國際學校時的經歷完全不同。台灣的傳統教育學校旨在讓學生對教師或教科書傳達的知識充滿信心。根據我的個人經驗,學生經常被迫完成大量的習題演練,他們對自己知道和背誦的知識充滿信心。得分最高的學生通常具有單純透過即時反射便能立即回答問題的能力。在傳統教育學校,學校培訓學生在寫題目時能夠做出及時且正確的反應。

台灣傳統教育的優缺點

多年來,我對這段時間唯一的印象就是坐在椅子上,並試著把一切都裝到我腦子裡。傳統教育總是存在正面和負面的觀點。對我而言,傳統教育的正面影響是培養學生對於了解一般知識的自信。這樣的訓練在我的個人經驗中在數學和科學等學科領域很方便。在IB或傳統教育中獲得最高分的最佳方法是熟悉計算和熟悉問題。當我知道如何靠本能反應地回答問題時,我發現這種訓練很有幫助。然而其他只做IB的學生則通過所涉及的邏輯和計算因而掙扎。

傳統教育的負面影響恐怕是限制了學生創造力,也沒有足夠的獨立思考能力。學生依照解答本的方式學習,忽略了最關鍵的過程,思考。這經常發生在語言和藝術等科目中。來自傳統教育的學生能夠完善、詳細地說明資訊,但現代社會所要求的是根據所提供的信息詳細闡述自己的想法。

 

IB 國際文憑 vs 台灣傳統教育體制

國際文憑教育和傳統教育下的學生對於如何看待知識以及如何呈現知識的方式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思考模式成為我在親身體驗過兩種教育體制下最明顯的差異。IB國際文憑與台灣傳統教育的觀點大大不同,對於國際文憑而言,擁有「個人與全球社會」的聯繫的國際觀是其一的核心概念;對於台灣傳統教育而言,學習的價值觀更加專注於個人的生活與表現上。

 

了解更多關於IB 文憑點我索取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