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 Education First最新旅遊、語言課程和海外文化資訊

為什麼以英文為母語的人應該學習第二外語?

對於來自英語系國家的人,我們很幸運從出生就開始學習英文。我們不必與全球超過10億英語學習者,在跨國交流中從中獲得語言練習的機會。然而,長大後發現,說著世界通用語言有個最大的缺點:我們只會說一種語言。

我在美國與我只會說單語的雙親一起生活,我從來不會去思考要去學習第二種語言,但直到我開始衝浪。當時我15歲,我最好的朋友的哥哥邀請我們跟他到俄勒岡海灘來一趟衝浪之旅。在北太平洋寒冷起伏的海域上,我乘著第一波海浪。

我很快地就開始實踐我的夢想,拿起我的衝浪板及後背包,並探索未知熱帶區域—中南美洲。但是,為了在一個充滿觀光客與其他旅遊衝浪者的熱帶天堂中找到可以藏匿的休息地方,我必須認識一個當地的衝浪者,這意味著我必須學習西班牙語。在接下來的6年中,在高中與大學我開始學西班牙語,然後在厄瓜多還有哥斯大黎加開始使用西班牙語教導衝浪。學習第二語言不僅讓我有機會可以追逐我的夢想並在海外工作,而且也幫助我拓寬視野。我甚至會說這是改變我人生的轉捩點。

不管你的夢想是什麼(或許是在東京學習做壽司),學習當地語言是唯一一個方式可以讓夢想實現的。英文或許使用很廣泛,但也不是能打開所有大門的鑰匙。學習第二種語言當然還有其他的好處,其中許多是很容易察覺的,像是提升你的職業技能来訓練你的大腦。

提升你的職涯

當我開始學習西班牙語,我從來沒想過在國外生活與工作有多少樂趣,但是這很快就進入到我在厄瓜多及哥斯大黎加的生活,像是找到出租公寓,還有剪了一個極短的頭髮等諸如這些平凡事物,卻讓我格外興奮。它們教會我很多,我學會更靈活地將新的語言與文化裡融入日常生活中。

這些類型的技巧在當今的工作場所是很有價值的,尤其是在具有國際工作人員或在國際上經營的公司和組織。英國文化協會的顧問維奇.高夫(Vicky Gough)指出,「能夠以不同的方式適應你所說的話語,具有文化敏感度,並且對自己的文化有意識」這對於預測員工在工作上是否成功成為重要的關鍵。他們也可能會給你更多的薪水,然而,加薪的比例取決於你的行業、位置以及你的職位,英國、美國、加拿大,以及我們研發的EF英語能力指標(EF EPI)進行了多項研究,都顯示出財務報酬會隨著你會多說一種語言而增加。

在社會層面上,盎格魯撒克遜經濟體顯示不管是美國、英國、澳洲、紐西蘭或加拿大,都是需要擁有語言技巧的員工,因為他們可以幫助企業抓住國際成長的機會。在英國,舉例:每年預估有480億英鎊(占國內生產總值的3.5%),是因為缺乏語言技巧而流失。

更深入

但是你可能會問:所有的問題都是因為 「所有人都會說英文」嗎?答案是肯定的。當EF英語能力指標(EF EPI)顯示,在全球72個非以英語為母語的國家進行英語水平的全球性研究,只有42名具有超過50%熟練的水平。雖然很多人在某種程度上說是會說英語的,但用英語與他們溝通並沒有用,因為他們只會用自己母語對話。而當對話只使用英語時,很多訊息可能會漏掉或有更大的可能是產生誤解。

不言而喻,在商業或政治上,這一點的影響是巨大的。但即使是在個人層面上,也是具有影響力的:如果我只靠著英語,我永遠不會和哥斯大黎加的朋友產生連結。我有時候需要弄清楚我車子的連結,或是想和當地的衝浪者談論海浪隆起的方向,說著西班牙語可以讓我的身份像是從外國人轉移到同伴的感覺,更讓我深入地了解旅遊和了解新文化的經驗。

訓練腦力

如果你仍然不相信學習第二語言是值得的,你應該考慮一下:有絕對的證據表示雙語大腦可能不會更聰明(此事尚未有定論),他們大腦的功能與與單語接收的功能不相同,最有趣的是,他們可以保持健康更久的時間。藉由無縫地切換語言運用,研究人員認為雙語者創造一個「認知保留區」,這解釋了為什麼說多種語言的人經常到生命的較晚期才有得到癡呆或阿茲海默症的風險。

新的語言經常伴隨著新的世界觀。在拉丁語系中,舉例:通常會用假設的格式訴說未來的計劃,這意味著不確定感。所以,當使用拉丁語系的語言,如西班牙語制定計劃時,這些計劃實際上具較少的確定性,不像德語這類有目標傾向的語言。在厄瓜多我第一次體會到這種令人崩潰的情況,但是當我的西班牙語變得更流利時,我也發現自己可以以同樣的方式理解和使用語言。不但我的大腦適應新的語言,也能夠用新的方式生活。

跨出你的舒適區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以英文為母語的人學習第二語言是非常重要的:它使我們跨出了我們的舒適區,挑戰我們尋找新的視野,並且以更有意義的方式與世界產生互動。

想學第二外語嗎?了解更多

分享這篇文章

近期文章

做個道地加州人